新媒体观察网  |   CmsTop媒体云
010-56297960
98704222
关注我们

网站首页 > 思拓动态

2015新媒体大会—蔡伟:传统媒体集团在资本时代的战略抉择2015-10-22

                                          徽投资本公司董事长 蔡伟

2015新媒体大会在湖北武汉召开,徽投资本公司董事长蔡伟在大会上做了精彩发言,蔡伟建议作为国有传媒集团必须要维持与执政党之间的对价关系。

媒体融合第一事情是吃饱饭,第二个是有发展,不能产生误判,但是我看很多集团出的规划实际上跑偏太多了,就几千万块钱非要做10个亿,非要进军实业。用户不需要那么多入口,我们去做入口,包括做“长江云”、APP、“两微一端”都是实现互联网的长尾效应。

现在中央在意识形态领域里哪个部门风头正劲,是中央网信办,网信办看到它的成立以来到现在,整个逻辑有变化,一个变化就是加强对BAT商业互联网的利用,如果能够理解这一点,就能够理解为什么我们的报纸遇到的这么大的困难,这是因为组合已经发生深刻的变化,在这种情况下必须深刻认识当前的局面复杂性,至少短期来看国有的报业集团和广电集团都将面临严重的经济危机。

关于技术性论证,我预测都市报撑不了24个月,现在我的公司正在协助国内6家报纸在做清盘,清盘是关门。从应对的策略来讲,PC流量变现策略不行,做APP、“两微一端”、电商不行。从战略方向来讲,这些判断问题的方向有可能会缓解一部分危机,但是这些项目换来的钱无法使我们短时间克服危机。

作为执政党怎么办,你不行了,我找其他人去。澎湃本身就是工具,想要这个东西挣钱是不可能的,澎湃一年要花一个亿,靠流量不可能挣回这么多钱。BAT,现在马化腾什么待遇,每到一个省都是省长出面接待,他已经享受正部级待遇了;马云就更牛了,这次跟习大大到美国访问,都是互联网一帮的大佬,在执政协方过程中BAT已经发挥了重大作用。

监管创新,中宣部包括后来的国信办,做窗口性的指导是非常少的,但是网信办现在对窗口指导非常重视,而且在整个的监管策略的平衡中也出现巨大的变化。

总体的判断国有传媒集团,不管是报业还是广电将出现巨大的分化,北上广深一线传媒集团将来将走向资本运作为主,会有一些突破,生存问题不是很大。二线维持生存,必须仰赖政府。三线一家党报挂一张其他都市报,这种当时拼凑起来的会大批破产。第三线很有可能走向财政供养模式,它的价值将会归零,根本无法收拾。对一线国有传媒集团有两个核心预测,一是将走向金融控股,媒体是名义上的主业,向宣传部汇报,要靠什么吃饭走向金融控股。二是走向产权制度改革,要走向混改。混改中央并没有给出明确性指导意见,各地也没有动,这涉及到前后两个班子的衔接问题,但是我们可以用一些变相手段来实现,公司如果到新三板挂牌,只要产生竞争在理论上我们实现国企混改,包括国企持股。

有没有可能实现跨地区兼并,有没有可能实现报业和广电的整合,有没有可能开征媒体税。有没有可能再出现反哺,我认为还是可能。国有传媒只卖三张最核心的牌,交易机会、背书和安全,国有传媒集团尤其是报纸存在的问题在这里,交易机会的优化和价值是非常之低的,有一些集团还在沿着这个方向去优化,大家经常讲优化,现在广告不好卖,主要靠活动,原来头版是60万,现在不好卖改成40万,40万也卖不掉,我们搞活动,还要请现场很多去搞,搞来搞去20万块钱,还觉得满足,你有没有算成本。阿里妈妈是亚洲最大的广告公司,我们参股一家企业就是做这个业务,两家关联公司11个人去年赚了3.4个亿,做什么业务?就在BAT之间做流量交易,业务是程序化交易,非常奢侈,经常11点上班,下午就打麻将去了。

为什么资本会亲睐这些公司,因为是制度程序交易公司,不需要养一大批人,在传统广告当中用活动抵消增加机会价值,这个价值是非常低,明年开始制定方案的时候集团领导应当对这个问题要有清醒的认识。背书和安全这两方面很难产生很大的交易买卖。传统认为国有传媒主要的支撑杠杆是在新闻、内容、人才、平台,前面讲的报社的老总,报社准备要清算了,品牌兑现就没有意义了。

国有传媒集团不管是报业还是广电最核心资源是我们执政党和政府赋予我们的隐性权力。在当下的情况下,说报纸不死、报人不死、新闻不死,我们都是无神论者,马克思说没有不死的东西。

资本,没有资本什么也做不成,这一点谈到不管是湖北的广电和报业都有先行探索,比如广电集团成立新的投资基金。一定要有充分的信心,即使有这么大的困难、这么大的风险,但是我认为我们还是要有充分的信心,这种信心从哪里来,这是中国的特殊国情,我们是在为执政党工作,执政党不能够抛弃我们,如果它抛弃我们,它将为自己树立反对派,所以它不会这样做。当然也取决于自己的站位,现在都市报要关闭了,都市报的老总给你两个位置选择,一个是资产经营公司老总,第二个是党报理论部的主任。

我有三个核心建议:一是作为国有传媒集团必须要维持与执政党之间的对价关系。二是加速传媒隐性权力变现,既要认识我们的价值存在这种隐性权力,同时也要加快变现,因为时间长了就不值钱。“长江云”如果接入政务系统,这个项目估值市场非常可观,如果把全省搞定,拿着这个项目到外部融资,出让15%的股权,拿一个亿回来,我相信这个估值是比较合理的,因为这是我们的特有优势,我们搞得定,BAT搞不定。三是对于有一定经济实力的传媒集团,我们的核心建议要加速金融控股化,走向金融控股来推动集团的发展。同时要推进混改,这个不能等中央的政策。

资产对国有一线传媒集团来讲,一是进行大规模资产重组,把不用的包袱丢掉,现在党政一把手如果还在做一线新闻,智慧版面和时段生产我相信这个书记肯定是不合格的,要做资本运作。二是加快资产证券化。三是整体上市、增发。能上市一定要去整体上市,如果已经上市的要抓紧做增发,做新三板上不了,上主板,一定要定向增发,在整个行业趋势下传媒所谓的隐性红利这是有期限的,过了这个期限就不值钱了。

四是要提升资本运作的能级,资本运作的方法涵盖的领域很多,但是我们的能级一定要达到基础值。如果马化腾现在入了党,马云也入了党,马云说了他要把资产捐给国家,如果共产党拥有了微信、QQ、淘宝、阿里巴巴、百度,它还需要做媒体转型,转型直接就成功了。

所以说我们刚才讲,如果站在这个高度来看待问题,我们做的很多工作是纯属胡闹,你做APP能做到什么量级,流量多少对应的广告值多少等等。从核心问题来讲核心建议一定要以并购和投资推进增长。六是金融工具:举债、加杠杆。如果我们上市最近肯定要借钱,借钱本身是金融工具的一种,当前钱比较情况下要借多一点钱,举债、加杠杆,建议二三线传媒集团也可以做,因为你们资信状况比较好,发债相对比较容易。

(作者:蔡伟)  蔡伟-传统媒体集团在资本时代的战略抉择.pptx

0